返回列表 发帖

【網絡電台】戀戀Morning Call[3集全]

13325458_1151516718204022_8751360388653747611_n.jpg
2018-6-26 21:00

插圖 by ChuChu Cheung


【電台】網絡電台

【劇名】戀戀Morning call

【原著/改編】戀愛小天后• 伍諾韻
監製/製作:零製作• Zero
導演:伍諾韻

【聲演】
Rose Ma           飾演      Anna
阿飛                  飾演     男主角
Raymond Lai     飾演     創作總監
Zero                 飾演     小主任
William Chin      飾演     神秘人
旁白:戀愛小天后• 伍諾韻

特別鳴謝:Suki石詠莉    李志剛

錄音室贊助:謎米香港

【內容簡介】
         愛情廣播劇《戀戀Morning Call 》
         愛情,終究不過是一場錯覺。

【播出年份】2016年9月7日至9月9日

【集數】3集


戀戀Morning call.JPG
2018-6-26 21:02

第1集:神秘人的來電
歌曲:
1. 王力宏 - 第一個清晨
2. 徐林&陳聆子 - 溫柔在左邊,體貼在右邊


戀戀Morning call2.JPG
2018-6-26 21:02

第2集:神秘人是你
歌曲:
1. 卓文萱&曹格 - 梁山伯與茱麗葉
2. 陳綺貞&五月天 - 私奔到月球


戀戀Morning call3.JPG
2018-6-26 21:03

第3集結局:神秘人不是你
歌曲:
1. Sukie S 石詠莉 - 如泣如訴
2. 泳兒 -心有獨鍾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http://lokwan.blogs.com/words/2016/09/%E6%88%80%E6%88%80morning-call.html
【#線上免費讀-一期完 #中篇小說】

《#戀戀MorningCall》

愛情,不過是一場錯覺。 #戀愛小天后

----------------
『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你豁出去……』
這是安娜近期熱愛的流行曲《天梯》,還在床上昏睡的她,被這兩句透過iPhone以鈴聲播放出來的歌曲由第一層夢境喚到半醒,說是第一層夢境,是因為她的潛意識在約半個小時前已經由沉睡狀態漸次轉至淺睡狀態,而說只是喚到半醒,是因為安娜的潛意識,並不希望就此完全轉醒。
安娜緊閉的眼瞼微微跳了一下,《天梯》繼續唱下去,『……千夫所指裡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她在窄窄的床上翻個身,然後從鬆軟的被子下把右手臂抽出來,張開左眼,瞄準放在床邊桃紅色小桌子上,身穿粉紅色外殼的iPhone,然後一手把這玩具抓住,再以姆指移動屏幕上的滑桿 —
「……喂……」安娜哼出低沉、近乎夢囈的單字語音,其實安娜已經七分甦醒,這夢囈六分是裝出來的。
為什麼要裝?因為她怕假如自己表現得太清醒,電話另一端的人會認為她不再需要這morning call。
安娜並不知道是誰每天清晨六時半給她送來morning call,來電都把號碼給隱藏了,但這三個月以來的清晨,這morning call從沒失過約;安娜由最初的驚愕、懷疑,到現在的……期待,是的,這通匿名電話,幾乎已經成為安娜每天爬起床的原因,甚至是……唯一的原因。



三個月前。
下午三時。
「可以告訴我理由嗎?」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找到更好的工作嗎?不妨坦白告訴我,也許公司也能給你相約的待遇。」
「沒有啊。」
「沒有?」安娜的上司看進她的眼睛裏,「你要結婚了?」
「嗄?不是不是。」
「就是嘛……都不覺得你有在拍拖……那究竟是為什麼?」
「一定需要一個理由嗎?」
安娜的上司一怔,「……我也得向人力資源部交待一下……」
安娜嘆一口氣,「我起不了床上班。」
上司的眼睛一瞪,安娜聳聳肩,「這是實話。」
「多買一個鬧鐘呀!」
「我已經用兩個鬧鐘兼iPhone的『小睡』功能了。」
安娜看見上司的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想說些甚麼卻吐不出一個字來,這令她的臉活脫脫就是一張「O 嘴臉」,安娜看著看著,感覺剎是滑稽,幾乎忍不住噗一聲笑出來。
「你們這些八十後……」上司在努力控制情緒,「竟然因為起不了床而把工作辭掉!」
「一定要結婚才可以辭職嗎?」安娜茫然地問。
上司氣結,一把拿起放在她面前的白色信封,「拿回去,想一個好一點的理由才再把這信交給我!」
「嗄?」安娜揚揚眉梢,「可以這樣的嗎?」
「出去吧。」
「我姐離婚時跟我說『世上沒有離不了的婚!因為婚姻嘛,必須你情我願才能維持下去的……』」
上司厭煩地搖搖頭,「甚麼東西……真不知道怎樣和你們這些八十後溝通……」
安娜扁扁嘴離開上司的房間,對對對,八十後就是怪獸。



兩個月零二十九日前。
早上六時三十分。
『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你豁出去……』
熟睡中的安娜被突然而來的電話「鈴聲」嚇得彈坐起來,完全搞不清狀況的她,以為這是一個夢,夢中景物就是自己的房間……
『……千夫所指裡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
安娜朝歌聲方向轉頭,看見床邊桃紅色小桌子上的iPhone屏幕不但亮了起來,屏幕上還有一行字 — 『未能顯示號碼』,安娜呆看著以簽下二十四個月手機服務合約得以用零機價換回來的iPhone……這是來電嗎?
誰會在早上六時三十分打電話給我?
安娜拿起手機,以姆指移動屏幕上的滑桿,再把耳朵貼到手機上……
手機的另一邊……完全寂靜。
這樣聽著完全死寂的「聲音」一會兒後,安娜挪開耳朵,再看看手機屏幕,對方還沒掛斷呢……
「喂?」安娜試探著說。
還是一樣,完全死寂。
「喂?是誰?」安娜嘆一口氣,然後挪開電話,最後……按下紅色的結束鍵。
那天,安娜準時九點鐘便到達辦公室。



兩個月零十五日前。
中午一時。
安娜在公司茶水間泡咖啡,腦袋裏不著邊際地漂浮著不同的影像 — 剛才開會的時候,那幾個明明在偷偷用iPhone上網,臉上卻裝出一副非常用心的樣子的同事、掛著一張細眉窄眼,好像整個房間的人都欠著她錢的小主管,還有……辦公室大樓玻璃幕牆外的一小片藍色天空。
辭職,真的是因為起不了床上班嗎?
自從辭職信被當面退回的翌日開始,那通沒有來電顯示、沒有人發聲的電話,每天早上準六時三十分便會響起來;一天、兩天、三天,七天、十天、兩星期,安娜由第一天的疑惑,到第二天的更疑惑,到第三天的有點毛骨悚然,到第七天感覺有點好笑,第十天在想是不是有人在暗戀自己……第十四天了,疑惑、更疑惑、毛骨悚然、感覺搞笑等等所有情緒依然存在,但在這堆情緒之上,有一件事很實實在在地發生了,那就是,安娜的生理時鐘已經被這通神秘morning call「擺正」了,那自從上大學便養成的「不到早上十時休想我清醒」的生活習慣,竟然就這樣被改變了,只是十四天兩個星期而已……
「難怪毒癮也可以戒掉……」安娜呷一口咖啡,歪歪頭呆想。
「聽說你遞上辭職信了?」
「嗄?」安娜驀地轉身,「甚麼?」
本來只想搭個訕的媒體部小主任,被安娜那靈魂出竅的神態嚇倒,「啊,沒甚麼,沒甚麼……」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沒甚麼,相信我!」小主任竟然無厘頭方寸大亂起來。
「OK,我信。」
「那我先行告退了。」小主任竟然微微躬身,姿態像足電視古裝劇裡的公公!
安娜呆呆看著這位小主任,頭頂不禁冒出幾個問號來。
「我的去或留,有這麼重要嗎?」
看著小主任漸行漸遠的背影,安娜的腦袋裡開始冒出這條問題 — 他會是那個給我morning call的神秘人嗎?



安娜一直自覺和這個世界 — 至少這間公司 — 格格不入,別人很認真對待的事情,她往往提不起勁,例如為什麼一定必須準九時零分坐在位置上,為什麼不能「拉上補下」?假如十點才回到工作崗位,那七點,甚至七點三十分才下班不就可以了嗎?
「這是團隊精神!」上司為安娜這理論三番四次給她白眼。
可是,安娜一點不覺得那堆凖九時零分坐在位置上的同事是一個團隊,除了,說是非的時候。
「不好意思……」媒體部小主任竟然折返。
安娜揚起眉梢。
「其實,」小主任吞吞吐吐,「同事們都想知道你是不是就要離開公司了……」
「為甚麼?」
「甚麼……為甚麼?」
「很重要嗎?」
「不是……就是……大家想替你搞個歡送會……」
安娜眨眨眼睛,「所以,我離開,大家都很高興啊!」
「不是不是!不是這個意思!你千萬別誤會!歡送會的意思,是不捨得你離開!」
「是嗎?」
「絕對是!」
「明明就是『歡』樂地把你『送』走『會』。」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是對著你『歡』笑背著你流淚地『送』別你。」
「……」
「哎!漏了把『會』字拼上去!」
安娜陡地爆笑起來。
看著從來不笑的女神笑得那麼燦爛,小主任只懂呆頭呆腦地陪笑。



兩個月前。
安娜並不相信小主任就是那個神秘人。
對於這個每天清晨準時把她喚醒的神秘人,一個月下來,安娜已經為他塑造了一個形象:三十多歲,單身,沉默穩重,178公分高,68公斤重,清爽短髮,單眼皮,畢直的鼻子,有點凌角的下巴,未必很會說英語,中文修養卻非常好。
對安娜來說,最後一點是重點。
安娜是廣告公司的中文撰稿員,因著卑微的文字才華,她那不準時、不賣賬、不接待客戶的壞習慣才勉強被上司忍耐著;安娜想像這位神秘人,只少是因為欣賞她的文字才華,才會隱身成為她的清晨守護天使。
守護天使,多麼夢幻風的名詞;而安娜是從來不走夢幻風的,直至,直至這一個月 — 這一個月來的每一天,安娜都感覺自己像活在一本夢幻小說裡。
是不是有一個人,不捨得自己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是不是有一個人,不要求甚麼,只盼望她每天都能在他的保護範圍內安然地生活?
是不是有一個人,默默地愛著自己?
「想太多了。」
安娜嚇得腳底一滑向前一仆,手中的星巴克紙杯裝泡沫咖啡也就順著衝力從手中被抛到地上,咖啡亦隨即在安娜眼前濺開一大片。
就在安娜要仆倒在地上之際,有人從後環腰抱著她。
「呀……」安娜聽見自己低嘆一聲,對於一直走酷酷路線的她,這樣滑一跤實在大大破壞形象。
「沒事。」環抱著她的男人在她耳邊低語。
安娜站定腳,男人逐鬆開他的臂彎;安娜繞過地上那灘咖啡,才轉頭看清楚這個撈住她的人 ﹣三十多歲,單身,沉默穩重,178公分高,68公斤重,清爽短髮,單眼皮,畢直的鼻子,有點凌角的下巴,未必很會說英語,中文修養卻非常好。
安娜趕忙甩甩頭,有甚麼可能啊?
有甚麼可能只看他一眼,就能知道他是單身、沉默穩重、未必很會說英語而中文修養卻非常好呢?
真是發花痴了!
安娜吸一口氣,微微點個頭,「謝謝你。」
旁邊的人已經開始為她收拾爛攤子,安娜想蹲下幫忙,但不知為啥熱心的同事突然那麼的多,她想擠也擠不下去。
又不好意思拍拍手就離開事發現場,只好像傻瓜般站在外圍,斜睨著這個他。



「一看這文案,就知道你想太多了。」
安娜不認識他,他說,他是客戶服務部Team B新上任的客戶總監。
先不說創作部和客戶服務部永遠不相往來,就算素有邦交,安娜也從不出席那些welcome lunch式的聚會。
跟安娜自我介紹的時候,他雖然面帶微笑,卻依然讓人感覺沉靜。
安娜低頭看著那份握在他手裏的文案,「文案有問題,你應該……跟我的上司說……」
「那位創作總監?」說的時候聲線仍然低沉。
安娜皺皺眉頭,其實她並非有甚麼不滿,只是一下子不知道要怎樣反應。
「直接跟你說更有效率吧……創作總監都不創作了……都只在管人事問題吧?」他微微聳聳肩,「都只在管創作人有沒有準九點上班。」
安娜猶如被電棒擊中,全身泛起雞皮疙瘩,她完全不敢直視眼前這個他,雖然側耳傾聽著他的絮絮語,但由耳窩傳進來的,全都像是高頻率的嗚嗚聲。
「我知道你花了很多心思寫出了不像其他沐浴乳廣名文案的用字,可是,」這個聲線低沉的男人輕輕吸一口氣,「可是,客戶要的就是跟其他沐浴乳廣告一樣的描述。」
安娜看著男人手裏的紙張,紙張上打印著的,正是她為那條15秒電視廣告寫的旁白。
「很無聊對不對?」男人好像微笑了,這是安娜猜估的,因為她依然沒敢看他的臉,安娜並不是個害羞的女生,只是當下的情景讓她感覺有點……驚悚。
對,是驚悚,像處身在一齣驚悚電影裏,不敢直視眼前的一切。
「沐浴乳就是要『水嫩』、『幼滑』、『肌膚彈彈跳』__」
安娜噗哧一聲笑出來,「是『肌膚吹彈可破』吧?」
「對,對對,」男人傻笑起來,「甚麼彈彈跳……我在說甚麼……不好意思……」
驚悚電影一下子就變成愛情輕喜劇。



一個月零十五日前。
原來他真的是:三十多歲,單身,沉默穩重,178公分高,68公斤重,清爽短髮,單眼皮,畢直的鼻子,有點凌角的下巴。
「未必很會說英語」這一項,可以約略修改為「英語足夠應付工作」,而「中文修養卻非常好」這一項,則可以修改為「比一般人對中文更感興趣」。
創作部和客戶服務部「鷥鳳和鳴」起來 — 安娜戀愛了。
與其說來得突然,倒不如清心直說,一切其實理所當然。
理所當然的當然不是辦公室戀情,理所當然的自然是由那通morning call引發的心猿意馬。
安娜沒有直接問他有關morning call的事情,雖然這通每天清晨準時響起,來電者卻堅持沉默的電話和這個他之間的關係充滿問號,但保持這份心意的神秘性,讓安娜感覺擁有超然的幸福,就像……硬是比別人再幸福一點。
廣告公司只有上班時間沒有下班時間,只曾淺嘗式拍過數次拖的安娜,面對突然而來的激烈愛情,不禁有點手忙腳亂。
客戶文案、WhatsApp、公司電郵、突然出現在桌子上的早餐A……工作和戀愛,無可避免地混為一堆;在忙亂和驚喜之間,安娜體會到一種從沒體驗過的感受 — 竟然,愛上上班了!
因為,上班等同於拍拖,工作十小時就等同於享受了甜蜜的十小時;這種感覺對安娜來說異常詭異,同樣的環境、同樣的事情,卻有著完全迥異的感受;從前討厭寫行貨,如今渴望每天多寫幾篇 — 只要都是他負責的客戶就成了;從前討厭開會,如今在開會前心頭已經開始悸動 — 因為即將和他被關在一起啊!從前討厭早起 —
如今,那通神秘的morning call已經成為安娜每天努力活下去的最大動力。
果然,不能準時起床並不是自己請辭的原因,找不到說服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才是放棄生活的原委。
戀愛,讓一切變得充滿意義。



三個星期前。
早上七時。
『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你豁出去……』
安娜驟然驚醒,這一驚非同凡響,直接讓她由熟睡狀態變成完全清醒!當床邊桃紅色小桌子上的iPhone以《天梯》這首歌作為鈴聲響起來,當這兩句歌詞才剛唱完,安娜已經畢直地彈坐起來。
『……千夫所指裡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
安娜趕忙拿起穿著了粉紅色外殼的電話,以姆指移動屏幕上的滑桿來把電話接通,然後再把電話機湊到耳邊 — 這一連串動作,是她在過去的六十三天中逢星期一至五早上六時三十分的指定動作,除了 —
今天早上驚醒的安娜,不像過往那些上班日的早上,沒有向電話的另一端發出「喂」的一聲,而是只以沉默來回應另一端的沉默。
把電話捧在腮邊的安娜,一直抿著嘴唇維持緘默,但胸口卻禁不住起伏起來,她不能說話,因為在她窄窄的床上,還睡著另一個人,她不想他給吵醒。
安娜轉頭看向熟睡在身旁的他。
昨晚是他第一次在這兒留宿呢。
熟睡中的他可愛極了,嘴巴微微張開,一條臂胳擱在頭頂上,看來,他真的完全聽不到這通morning call。
這樣看著看著,安娜卻終於不得不面對剛剛自己欺騙了自己的事實。
捧著電話而沉默,其實並非因為想身邊的他多睡一會;沉默,是因為這通電話來得太震驚了,震驚得令自己語塞起來 —
謎底解開了,原來……
原來神秘morning call的致電者並非他。
電話響起,而他正在自己身邊呼呼大睡。
昨晚相擁而睡的那一刻,安娜完全忘記了morning call這件事情。
雖然安娜一直沒答話,電話的另一端卻依然沒掛斷,安娜腦海裏開始出現了一副畫面:一個被陰暗遮掩了半邊臉孔的男生,歪起嘴角,以沉默告訴安娜:「你完全想錯了。」
然而這畫面也不及安娜現在的心情來得詭異 — 安娜在這一刻,後悔極了。
後悔把身邊的他帶到家裏,後悔和他一夜纏綿,後悔一手摧毁了他和神秘morning call的美麗聯想……安娜這才駭然發現,原來自己正在劈腿!原來自己的一條腿在和他拍拖,另一條腿則在跟這個神秘人談戀愛!
可惜,一腳踏兩船並不是安娜的興趣……



一個星期前。
儘管安娜一再抱歉,他還是受傷了。
每一句安娜說的話,都像一把小刀,在他的胸口上、小腹上,一小刀一小刀的刺下去。
「我誤會了自己的感覺。」「我把你想像成另外一個人了,這樣對你不公平。」「其實我真的快樂過,謝謝你……對不起。」
他通共不曉得發生了甚麼事情,昨天還是好好的,今天就完完全全變了。
隱約只覺得是和她發生關係後,有些甚麼惹她不開心了……可他非常仔細地從頭想一遍,想到頭殼也要爆掉也想不到自己究竟做了甚麼事情招至到今天被狠狠撇掉的地步。
他心痛極了,這就是愛情了嗎?突然來襲,悄然消逝;其中的痕跡,只像沙地上的足印,轉眼便無痕,也無恨。
而安娜也對愛情這兩個字有了全新的體驗,愛情 —
愛情,原來不過是一場錯覺。



『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你豁出去……』
三個月了,《天梯》仍然是安娜熱愛的流行曲,還在床上昏睡的她,被這兩句透過iPhone以鈴聲播放出來的歌曲由第一層夢境喚到半醒,說是第一層夢境,是因為她的潛意識在約半個小時前已經由沉睡狀態漸次轉至淺睡狀態,而說只是喚到半醒,是因為安娜的潛意識,並不希望就此完全轉醒。
安娜緊閉的眼瞼微微跳了一下,《天梯》繼續唱下去,『……千夫所指裡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她在窄窄的床上翻個身,然後從鬆軟的被子下把右手臂抽出來,張開左眼,瞄準放在床邊桃紅色小桌子上,身穿粉紅色外殼的iPhone,然後一手把這玩具抓住,再以姆指移動屏幕上的滑桿 —
「……喂……」安娜哼出低沉、近乎夢囈的單字語音,其實安娜已經七分甦醒,這夢囈六分是裝出來的。
為什麼要裝?因為她怕假如自己表現得太清醒,電話另一端的人會認為她不再需要這morning call。
安娜並不知道是誰每天清晨六時半給她送來morning call,來電都把號碼給隱藏了,但這三個月以來的清晨,這morning call從沒失過約;安娜由最初的驚愕、懷疑,到現在的……期待,是的,這通匿名電話,幾乎已經成為安娜每天爬起床的原因,甚至是……唯一的原因。
戀愛,讓一切變得充滿意義。

【完】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返回列表